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文野回坑了!
國木田獨步/組合廚

因為lof隱私/實名政策的關係不會再繼續更新在lof了TT

請不要跟我談文野誰跟誰該在一起不該在一起。

沒有文力也不高產,感謝每個看文/日常的人,之後有空可能寫寫原創。

[同人/文野/霍米] 直至死亡將我們分離

/獻給米切爾的祭文/

也許是把刀 我也不確定
CP:納撒尼爾·霍桑×瑪格麗特·米切爾
第一次霍瑪/注意大概OOC/段子段子段子

/以下正文/

“ ………從這天開始,是好、是壞,是富、是窮,是健康、是疾病,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霍桑站在一對新人前,讓他們在神面前交換相愛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誓言,這是他作為神職人員的日常之一。

他想起曾經有那樣一個姑娘在他的回憶裡,她是那樣的驕傲,像朵玫瑰花似,帶著刺的美麗,恣意綻放著屬於她的嫣紅,彷彿她就是整個世界,是她自己世界的神,卻不是他的信仰。
他已經把一生奉獻給神,對他來說,米切爾大概就是惡魔一般的存在。

可惜有道是,臣服於惡魔的總是那些對惡魔最瞭解的神職人員。

他太瞭解米切爾了,從她的一舉一動,他能夠判斷對方今天心情好壞,好的時候會對他拌拌嘴、吵吵架,壞的時候連一句話也不想和他說。她在什麼狀況會穿什麼衣服,她喜歡吃什麼,關於米切爾的種種,他的心裡都能描繪出關於她的圖像,沒辦法,誰叫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霍桑心想。

霍桑有時候,不,應該說總是受不了對方的脾氣,高傲的、自信甚至可以說是自戀的,神說,人要謙卑,不可驕傲,霍桑想起欲讓自己與神齊高的撒旦,想起米切爾,確實,她是這一切的反面,她喜歡自己,那分自傲使她美麗迷人,卻也非神所容。

“說什麼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啊?真是……”他彷彿能聽見米切爾的聲音,或許旁人聽來有點趾高氣昂,有點尖酸刻薄,但她並沒有惡意,霍桑心裡是明白這點的。

想到這裡,霍桑笑了。

自己怎麼笑了呢?為什麼想到米切爾就笑了呢?霍桑又想笑了,這次是嘲笑他自己。

一不小心失神了,好險方才已經宣佈兩人可以互相親吻,人們的焦點都聚集在新娘新郎身上,大概不會注意到恍惚、舉止有點奇怪的霍桑。

他看著滿臉幸福的新娘新郎,他卻已經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神,他無怨無悔。

米切爾,就是個意外,像那條在伊甸園出現的蛇。

婚禮終究是結束了。

霍桑算是結束一天的工作,他收拾好東西,慢慢走往郊外,他沒有一年忘記過這個日子,等到哪天忘了,他的靈魂才真正屬於上帝。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他用十字架劃破自己的手指,一字一句,用鮮血寫成的,飄浮在空中,圍繞在他和他面前的墓碑。

直到死亡,將我倆分離,可惜我的生命已給了上帝,我能給予你的,只有我的血肉靈魂罷了。

/End/

壓線……渣………

-墨冷 2016.08.16 23:58

评论(8)
热度(24)

© 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