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文野回坑了!
國木田獨步/組合廚

因為lof隱私/實名政策的關係不會再繼續更新在lof了TT

請不要跟我談文野誰跟誰該在一起不該在一起。

沒有文力也不高產,感謝每個看文/日常的人,之後有空可能寫寫原創。

[組合]为甚么两个下属突然开始疯狂秀恩爱我看不下去了我要找泽尔达要亲亲 怎么办泽尔达挂我电话挂我视频

組合群的太太們替霍桑慶生弄的小小霍米活動

我這個渣去划了個水,lof存檔

原文走這→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3314503319477#_0


以下是我負責的部分,今天依舊歐歐西飛起,霍桑生日快樂喔你看菲總孤單寂寞冷要去找zelda了233333


-

今天依旧是个风光明媚的好天气,菲茨杰拉德神清气爽地起床后第一件事即是查看今天的股市,看见自己投资的股票全都涨了,各家海外公司纷纷呈上这一季亮眼的财报,远在海外的他心情非常好,这么多钱,难道还有他不能买到的东西吗?看完这些并且盥洗完后,他开始享用方才送上来的早餐。

 

「人生真美好。」他看着高脚杯中的红酒,反射着窗外进来的阳光,像红宝石依样璀璨,心满意足地笑了。

 

然而在享受这些金炊玉馔的同时,他完全没预料到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

 

-

 

用过早膳,菲茨杰拉德打开通往阳台的落地窗,想感受一下夏季火热热的太阳,然而却看到火热热的场面,他第一反应是揉揉双眼,确定自己眼前所见的东西不是梦,险些拿出口袋里的钞票打脸,看来今天的下属有点不正常。

 

霍桑跟米切尔两人正肩并肩坐在外头看天上的白云,一旁还摆着吃一半的三明治,两人正在外面吃早餐,米切尔张开阳伞替两人遮去阳光,同时也遮掉菲茨杰拉德大半视线,无奈那裙摆的折以及牧师袍极有辨识度,他亲眼看见米切尔依偎在霍桑一旁,还伸手递食物给他。

「这两人平日处不来,今天这是甚么情况?…」站在阳台的他都看傻了。

底下两人丝毫没有发现菲茨杰拉德盯着看,沉浸在两人小小阳伞下,一边吃东西聊天一边看白云朵朵,菲茨杰拉德拉上窗帘,夏天的阳光已经够刺眼了,不需要更多会损及视力的东西,不然怎么还看的到美丽的泽尔达呢?菲茨杰拉德想着想着便也觉得下属反常的举动不值得一瞧了,年轻人嘛。

曾几何时也年轻过的。菲茨杰拉德举着酒杯想着。

年少的爱情大概就像一场地震,来得令人手忙脚乱、猝不及防,一阵短暂的疯狂,如同暴风雨夜里呼啸着的旋风。

 

-

「我若有先知的讲道之能,也明白各种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甚么。」霍桑一把拉住米契尔,在狭窄的楼梯间里说着。

「哥多林前书?」米切尔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霍桑。

「13:2」

「牧师先生,这圣经是给你传教的阿。」

「圣经就是爱。若我有爱,却没有你,我就算不得甚么。」狭窄的楼梯间里两人的距离很近,彷佛能够听见彼此的心跳声,米契尔听了也有些迷茫。

然而更加迷茫的是正准备走下楼的菲茨杰拉德。迎面而来一口狗粮砸在他脸上,不晓得有没有能把狗粮便成力气的能力,若是有,菲茨杰拉德觉得他必定是最有力气的人。

「纳撒尼尔,你把你的幸福都拱手让给了上帝…」米切尔话还没说完,嘴唇便被霍桑的手指轻轻压住,示意他别说话。

「你凭甚么叫我不说话!」

「我却舍不得把你让给上帝。」

「说说…你说些甚么话!」米切尔甩开霍桑抓着的她的手腕。

菲茨杰拉德在楼梯口听的都鸡皮疙瘩掉满地,今天他的下属非常不对劲,竟然秀起了恩爱。

「之前,也曾经和泽尔达说过许多情话呢,唉,老了,真的老了。」在楼梯口的他叹了口气,转身走回房里。

 

他拿起了电话筒,不假思索地拨出一长串号码。

「HELLO?找夫人吗?」

「是阿。」

「夫人在休息呢。」

「阿,那就不用麻烦了。」他舍不得干扰妻子休息。

「泽尔达,吾爱:」才写开头,电话又响了起来。

「怎么了~」

「哇啊泽尔达,我的两个下属—」

电话被挂断了,菲茨杰拉德赶紧打过去。

「今天下属不知道是嗑了药还是怎样,两个平常吵吵嚷嚷的下属竟然在我面前秀恩爱,泽尔达我跟你说啊……(以下千字省略)」菲茨杰拉德开始大吐苦水,跟泽尔达说起今草开始他看见的一切事情。

「啊就是这样,泽尔达我好想你啊。」菲茨杰拉德终于说完了。

「正好,我早餐也吃完了,再见。」

「嘟—嘟—」菲茨杰拉德听着话筒另一端传来的声音心都凉了一截。他原先还希望泽尔达同情一下他,最好再啾一个,安慰一下他。

于是他又打了通电话过去。

 

「泽尔—」话还没说完,他又被挂电话了。

既然打电话不通,看来只能换别种方法,菲茨杰拉德打开笔电,连接好摄像镜头,他按下联络人列表的第一位。

 

正在等待对方联机…

 

「弗朗西斯—」

「泽尔达啊我好想你!」

 对方已下线。

 

「奥尔柯特!」

「菲茨杰拉德大人有甚么吩咐吗!」一名戴着圆框眼镜的少女匆匆忙忙跑进来。

「我要回北美,现在,立刻,马上!」

「可是今天…」

「别管,钱我多得是,我现在要马上回北美!十分钟后出发。」

「是…」奥尔柯特叹口气,看来只能赶紧连络机师了。

 

/END/

 組合有那麼棒~

-墨冷 2016.07.04


评论(6)
热度(24)
  1. 知念_绝赞摸鱼中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转载了此文字

© 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