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文野回坑了!
國木田獨步/組合廚

因為lof隱私/實名政策的關係不會再繼續更新在lof了TT

請不要跟我談文野誰跟誰該在一起不該在一起。

沒有文力也不高產,感謝每個看文/日常的人,之後有空可能寫寫原創。

[同人/文野/國木田獨步中心] 旅行的意義 04

我覺得自己真是不要命才敢寫國木田馬麻中心,太宰出現有,勉強算是有點太國太?

努力不ooc的第一人稱視角...我對不起國木田(跪

雖然叫旅行的意義但跟那首歌一點關係都沒有。

一個完全架空到我不知道是甚麼世界的世界

歡迎批評指教

 

/ 以下正文/


04

 

「我問你喔,你最快樂的回憶是甚麼啊?」隔天一醒來,就看到少年睜著眼看我,問著。

「甚麼…?」剛醒來的我,神智有些不清,花了些時間才回神。

「最美好的回憶嗎?」我低頭思考,回憶,回憶…

依稀有些影像,那時的我似乎還小,季節嗎,我想想,是甚麼呢…

「是櫻花盛開的季節嗎?」少年插嘴道。

「恩對,是櫻花盛開的季節。」

那個櫻花盛開的季節,印象中有個人,好像是個大姊姊,會陪我玩,教我讀書寫字,那段時光,還有一些事,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是甚麼呢…?

如果腦袋是一個房間,我現在可能已經把每一寸地毯都掀起來四處查找,是甚麼呢?為甚麼想不起來?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感覺一切都只是個開端,事情將會沒完沒了的不祥預感。我看向一旁的太宰,只是一個瞬間,我總覺得看到他的嘴型似乎說著「真好吃」的樣子,也許是我一時的眼花罷了?

看著他憑空變出一顆橘子,愉快地剝起皮,望著裡面的橘瓣,突然覺得很像大腦的皺褶,一個又一個,咬下的汁液是甜美的酸澀的回憶,看他伸手給我遞了一瓣,肚子有些餓,於是我接過來吃,挺好吃的。

他手上拿著剝下來的皮,那就好像被榨乾記憶一樣,空無一物,軟軟的、毫無支撐的在風中搖曳,如此脆弱而空虛,一切經歷被榨乾,只剩下一個空殼。

無來由的,背脊一涼。

「還沒說完呢,你最快樂的記憶是甚麼?」

「在一個櫻花盛開的季節,有一個…」一個甚麼?是甚麼事情?是甚麼回憶啊。

上一秒腦海裡還有影像的,不是嗎?怎麼現在是一片黑,只有斷斷續續模糊的閃動,像故障的映像管電視機。

「那最痛苦的呢?把你的故事都告訴我好嗎好嘛!」少年看著我,急切的眼神像想吃到糖果的小孩。

我的故事?

我有甚麼故事?

在這個理想事成的世界裡,還需要我的故事嗎?畢竟我的夢想不就是追求理想嗎?我的理想,我的世界,我的一切,而這個世界,對某方面的我而言,就是個理想的世界。

所有願望都能成真,無一不例外。

 

那這樣,我的故事又是甚麼?

少年此刻仍然盯著我瞧,我突然有些無語,不知道該怎麼訴說我這個人。

「去走走吧,想多看看這裡。」我說。

少年似乎也不強迫我說故事,於是我倆愉快地走在開滿花的路上,像結識多年的好友,一路上少年吱吱喳喳地說著在這個世界裡發生的種種,然而,在他的故事裡,卻未曾提到任何一人的離去,似乎都是一個個未完待續的故事。

「那些人後來怎麼了?」我問。

少年無語,帶著詫異的表情。

「那些人感覺真有趣啊,我也想見見呢?他們應該還在這裡吧?」

少年沉默,這世界的風忽然轉強,喧囂得駭人。

「啊,國木田你還沒說你的故事呢?」少年說著。

 

他口中的國木田,是誰?

少年,他名字是甚麼?

 

國木田,那是,我,嗎?

 

 

(TBC)

 

總算寫到這裡,雖然節奏似乎太快了。

動畫出來了雖然還沒看,但看圖感覺國木田先生依舊如此帥氣呢~

希望大家截至目前為止,還算不討厭這個故事。

 

-墨冷 2016.04.07

 


评论
热度(6)

© 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