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文野回坑了!
國木田獨步/組合廚

因為lof隱私/實名政策的關係不會再繼續更新在lof了TT

請不要跟我談文野誰跟誰該在一起不該在一起。

沒有文力也不高產,感謝每個看文/日常的人,之後有空可能寫寫原創。

[ 同人/文野创作60分/社长与猫+坡与猫 ] 街猫

cp向大概就是 社乱坡(。

这次题目,太神奇了...我知道cp好像很邪教(掩面

永远ooc的不知道在哪里的世界。

超时就超吧,我只要能维持稳定的周更就好...(瘫

/ 以下正文 /

福泽谕吉碰上了一只猫。

这只猫有着浅褐色的毛皮,上面有几道黑色的斑纹,简单来说,就是一只随处可见的流浪猫,那种任何人都不会特别注视的猫,天天在路上走着,好几只猫咪里的其中一只,也许哪天被车辗毙丶尸首横飞的,就是他眼前这只猫也说不定。然而,福泽谕吉却没有忽视它。

不同於其他白猫黑猫,一见到福泽谕吉的靠近总是一点也不理睬—他内心常自忖,是不是自己太过严肃,以致动物们也不愿意与他接触,每当他想试着笑,却发现再也笑不出来,於是他总在怀里放着几片小鱼乾,然而,这些猫咪并不吃这套,要不就是叼着他手里的鱼乾就走,福泽谕吉仅能愣在原地,看着对方趾高气扬的离去,又或者迅速的不带任何感情的离开。久而久之,福泽谕吉开始习惯这种状况发生,就好像在旷野的一匹狼,孤高无人接近,他知道当把小鱼乾拿出来後会发生甚麽,但他不是先知,也没有半个字的叹息,只是在盛开的樱花树下一人只影独走。

这只猫主动蹭到福泽谕吉身边。

福泽谕吉起初吓了一跳,以为是哪个孩子来向他问路,然而低头一看,只看见那只猫,普通的丶与街上任何一只无异的猫咪。他原先以为这猫也许是听了同伴的建议来此想得到小鱼乾,然而当他从怀里拿出来时,这只猫却不理不睬,福泽谕吉蹲下身子,把小鱼乾慢慢递给猫咪,猫咪迟疑了一下,却依旧没有动作,他很疑惑,起身走几步,猫咪在他跟後亦步亦趋,像是贴身的侍从,这只猫一路尾随福泽谕吉到家,福泽谕吉打开门,猫咪意图跟着进去。事实上,福泽谕吉整路走得提心吊胆,因为它的行为太吊诡,现在科技如此发达,谁晓得上头有没有装着定位或是其他任何可能暴露自己行踪的科技,即使福泽谕吉的作风老派,在这世代仍习惯穿着传统和服带着武士刀,这一点基本常识他还是有的,并非一位食古不化的大叔。福泽谕吉看着想进门的猫咪,心一横,把门给关上。

福泽谕吉还能听到那只猫咪正喵喵叫着,带点怨气,好像在责备他似的。

外头不合时宜的下起了雨,福泽谕吉上楼收衣服时,往下一看,那只猫咪在雨中徘徊,对着自己家门叫着,他於心不忍,还是选择把猫咪给领进门。

福泽谕吉拿来几条毛巾把猫咪擦乾,猫咪极为顺从地躺在他的怀里,最後竟然睡着了。他看着猫咪,小心翼翼地不打算惊动,先把它放在地毯上,最後拿来几块布,临时帮小猫咪做了被窝。

隔天一早,小猫咪走了,毫无踪影,像是不曾存在一样。

-

爱伦坡碰到一只猫。

这只猫不同於其他黑猫白猫,有着浅褐色毛皮,上头几道黑色条纹,就像任何路上随处可见地流浪猫一般。

更不一样的是,这只猫压根儿不想理爱伦坡,平时,总是猫咪自己蹭到爱伦坡跟前,这只猫却好像把爱伦坡当空气一般。爱伦坡在横滨的街头,突然想念起家乡的黑猫,至少家乡的黑猫还会来和他玩,但这只普通的流浪猫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爱伦坡每靠近一步,那只猫咪往後退一步,始终与他保持着三步之遥;爱伦坡蹲下身,想凑过去给猫咪摸摸毛,却忘了猫咪是种高傲的生物,不会轻易让人摸它的,那只猫往後跳一步,随即摆出凶恶的眼神,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老虎即将撕裂来敌的喉咙。爱伦坡透过浏海看见猫咪一脸的排斥,决定转身就走,明天再来看它,而且,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才可以。

翌日,爱伦坡又在同一处发现了猫咪。

猫咪一望见爱伦坡,只是斜睨一眼,像是女王一般的姿态,撇过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这日的爱伦坡,可是有备而来的。它从怀里拿出了逗猫棒,在小猫咪眼前晃呀晃的,眼看猫咪就要扑上来了,却立刻恢复原先正经的扑克脸,猫咪依然冷漠的望着爱伦坡。爱伦坡感到灰心丧志,然而,这只猫激起了他心中某个小角落的浪花。

即使灰心丧志,爱伦坡依旧想征服这只高冷的猫。

他好几天没出现在街上,成天埋在猫咪相关书籍以及电脑资料库之中,他拟定出一套完美的「作战计画」命名为「征服野猫大作战」,所有需要的食粮玩具,猫咪的习性,野猫的个性,各方面的资料分析研究,再经过数次沙盘推演,还有抓了几只路边野猫实际测试,删删修修,写满洋洋洒洒好多页笔记记录,也丢弃满山满谷的废纸,最後终於诞生了这个绝对万无一失的计画。爱伦坡心满意足丶踌躇满志,他,势在必得!

这天下午,他又来到公园,再度碰上那只猫咪。那只猫咪唯一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平常都是微眯着眼珠子,就像爱伦坡的浏海一样,见到的人都会怀疑那是否还看得到路。爱伦坡对於计画内容早已刻在心里头,他这天特别地愉快,认为一定能成功让那只猫也喜欢上自己。

逗猫棒,失败。

鱼,失败。

逗猫棒与鱼,失败。

猫草,失败。

...…

每一个可能性,全部失败,爱伦坡这回,垂着头,叹着气,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一般,想哇哇大哭却发现哭不出眼泪,他低着头望了猫咪一眼,看着猫咪的背影渐行渐远,它甚至还回首看了爱伦坡,好像在嘲笑他:「想跟我比,还早的呢。」爱伦坡深深叹了口气。

果然,黑夜跟黑猫才是最适合我的吗?—爱伦坡想着,一只黑猫凑了上来,与他走回投宿的小旅店。

边走边想着,那只猫,和江户川乱步真相似。

-

「哈啾—」在宿舍里的江户川先生打了个喷嚏,飞沫险些溅在眼前透着光的萤幕。

「阿,果然和我意料的差不多呢。」他看着萤幕显示着爱伦坡落魄走入夜晚之中的背影。

「不过,真没想到猫控一样的大叔竟然没把猫咪请进自己家里,而是等下了雨之後...」江户川乱步自言自语着,虽然透着一点遗憾,似乎很开心最终猫咪还是进了福泽谕吉的家。

-

江户川乱步造了一只猫。

这只猫有浅褐色的毛以及黑色的条纹,与任何一只常见的街猫无异。

唯一不一样的是,这只猫有家,有江户川乱步的地方,就是它的主。

「辛苦你了。」江户川乱步开门,弯腰抱起这只猫,顺着毛皮,按下了电源键。

( 全文完 )

感谢观看,欢迎批评指教。

-墨冷 2016.03.05 23:50

评论(5)
热度(55)

© 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