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文野回坑了!
國木田獨步/組合廚

因為lof隱私/實名政策的關係不會再繼續更新在lof了TT

請不要跟我談文野誰跟誰該在一起不該在一起。

沒有文力也不高產,感謝每個看文/日常的人,之後有空可能寫寫原創。

[ 同人 / 文野创作60分 / 敦芥 ] 你是芥川龙之介,我是中岛敦,你的朋友

关键字:幼稚园PARO(拜托朋友选的23333)

觉得甚麽关键字到我手上都会坏掉((土下座

这次写这个找了好多资料,欢迎抓错。

然後拜托一定要看一下短小的後记,或是看完後记再回来看这篇(跪

/ 以下正文 /

「小朋友,这是新来的孩子叫做 芥川龙之介,大家要好好相处喔!」一早,幼稚园的老师牵着一个身穿宽松黑衣黑裤的小孩走进教室,和许多总是哭闹的孩子相比,这个男孩显得格外沉默寡言 ,有些胆怯地抓着女老师的衣角,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无神的望向前方,彷佛若有所思却又毫无生气。女老师低头望了芥川一眼,悄悄叹口气,鼓励似的推着他去和小朋友玩,芥川仰头看着女老师,她温柔的笑着,芥川这才松开手,女老师原先以为他会去找小朋友玩,没想到他指示往角落走去,拿着一副没人用的拼图自顾自的拼着。

「这孩子,比我想像中的麻烦阿。」女老师心里想着上午园长刚告诉她的事,望着芥川,一脸担忧的样子。

「为甚麽不和其他小朋友玩呢?」她蹲在芥川身旁问,然而芥川并没有回答她,一连好多次,却只是换来对方的沉默。

「拼好了。」芥川说,却一点也没有快乐的神色,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就连老师摸摸他的头笑着说好棒的时候也毫无情绪的起伏。

看看时钟,幼稚园里的第一堂课即将开始,女老师连忙招呼小朋友们收拾玩具,课堂开始後,她特别在意芥川龙之介,他依然沉着一张脸,甚至连一群小朋友踊跃的举手回答问题拿奖品时也毫无特别反应,不论哪一堂课,他总是坐在最不显眼的地方。

「这题,龙之介你来回答好不好啊?」女老师笑着,看向芥川,他却还是低着头,好像在想甚麽。

「龙之介?」老师看他的反应有些担心。

「阿,我叫龙之介吗?」男孩抬头看着老师,笑着。

「龙之介你来回答这题好不好?」

「喔很简单啊就是......。」小男孩机哩瓜拉说了一大串话,甚至还带着笑容,和刚刚阴沉的模样完全判若两人。

老师固然很开心这男孩终於愿意说话,这快乐的感觉转瞬即逝,她又想到早上园长和他说的话,心里不禁担忧起来。

在那之後,芥川龙之介好多天都以开朗男孩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不知情的旁观者可能以为这孩子总算敞开心房,消除怕生感,但是只有幼稚园老师明白,事情没有表面上这麽单纯。她每天担心受怕,祈祷芥川能一直如此,但总是事与愿违—

「龙之介你干嘛?」一旁小女孩惊叫,原来是芥川伸手打了她。

老师迅速站到小女孩身边,看见芥川一脸冷漠,两颗眼珠子瞪得特别大丶特别张狂,如一头发怒的狂犬,其他小孩像是看见鬼魅的眼神,有些孩子甚至大哭起来,隔壁班的老师还有园长都赶紧来安抚孩子的情绪。此时的芥川完全没了前些日子的乖巧,一脸乖戾,知情的大人却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眼睁睁看着芥川防御性的往後退,露出恶狠狠的眼神,没有人敢上前,小孩的哭声使得芥川年幼的脸浮现不属於他的厌恶。

「芥川龙之介?你叫芥川龙之介对吧?」老师还没来得及拉住小男孩,小男孩已经走向前面对芥川。

芥川没有丝毫松懈,仍是一样的表情,小男孩对他笑,过了半分钟左右,当老师决定冲上前拉回这孩子时,芥川紧绷的神情稍稍放松。

「我是,芥川龙之介......?」他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对,我是中岛敦,你的朋友。」敦笑了满怀,向芥川伸出手,芥川迟疑一会,微微颤抖的握住对方的手,又迅速抽回。

朋友,这个人是我的朋友?我怎麽没印象?—芥川心想。

「走吧我们去旁边玩。」

不知为何,这个小男孩让芥川特别安心,也许是因为在他不认得世界的时候,这个男孩呼喊了他熟悉又陌生的词汇—自己的名字,芥川龙之介。

「中岛敦..中岛敦..中岛敦..」他在心里默念着,好像这样就不会忘记似的。

方才引起的骚动算是停歇了,小孩子在安抚之後都平复情绪,各自玩去,至於敦则拉着芥川到一旁拼拼图。

「哇!芥川好厉害那麽快就拼好了,我都要弄好久,教我嘛...」

「很简单啊我也不知道怎麽教。」芥川用一种「你洒逼阿这麽简单的东西要弄多久」的表情看着敦。

老师看敦和芥川这里玩的正欢,好奇凑上,才发现芥川拼的是50片的拼图,前後不过多久,3至5分而已。

「真厉害...」老师心里暗想:自己都没把握能那麽快拼好。

於是,芥川和敦快乐地相处了很多日子。

/

这天,幼稚园里引起不小的骚动。

「你们幼稚园里怎麽出了个精神病啊!这样我怎麽放心把孩子交给你们?」门口传来呼啸,是一个身着合身套装的女人,同时也是那天被芥川打的小女孩的妈妈。

精神病?很多小孩并不明白这个词,不过看着那女人暴躁的样子直觉判定绝不是好事。

一旁的芥川却不一样,原先和敦玩着积木呢,听到女人的吼叫,像变了个人似的突然缩到墙角。

敦出於关心,马上凑到芥川跟前。

「不要...不要打我...」芥川哭了,哭的很凄厉,像只受伤的小狗。

「不要吓我啊..呜呜...」看着朋友哭泣,小敦君被吓的也哭了出来。

「很好,就是你这家伙对吧!臭狗一条乱咬我家女儿!」园长拦不下这女人,她蹬着高跟鞋往芥川而去,伴随着咒骂。

芥川把自己缩成一颗球,断断续续喊着「不要」,原本有些苍白的脸此刻更是血色尽失。他的心里都是过往那些自己挨打的画面,皮肤彷佛还记忆着当时的痛苦,他无助,看不到光,只能把身体缩成一颗球,好像这样能抵御心里刮着的北风。一旁的敦不知如何是好,有些摇晃地站起身子,擦去泪水,想上前安慰芥川。

谁知一个巴掌就这样硬生生打在敦的脸上。

那个女人原先是要打芥川的,没想到却击中敦。

芥川看着一个白发的小男孩在她面前挨了打,叫声更加凄厉,像是失去挚爱的狼嚎,此刻他的脑袋空白,不知道小男孩到底是谁,更不知道自己是谁,只知道这个男孩很特别,他不想他挨打。

园长夥同几个老师才拉住这女人往芥川移近的脚步,她原先梳理整齐的头发乱得像路边的野狗,一脸凶神恶煞,和平时雍容华贵的形象大相径庭。

敦躺在地上,脸庞还热辣辣的疼,他顾不了这些,抬头看了芥川,努力扯出个微笑,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断断续续地说:「芥川...龙...之介...,你是...芥川...龙之介。」

芥川听到这5个字,哭泣声渐渐停歇,是阿,我是芥川龙之介。他看着小男孩,喃喃地说:「敦...?」带着迟疑。

「对阿,我是中岛敦,你的朋友。」

(全文完)

/ 後记 /

我到底哪次没超时(掩面

这次写的其实是一种心理疾病,叫做「解离性失忆症」(心因性失忆症),通常是受了极大刺激(例如战争丶幼时受虐)後一种心理防御机制,患者会无法回忆先前的生活丶或人格,且主要是失去「过去的记忆」,但无法记起个人过去的重要资料(如原来的姓名丶家人丶工作),而且新的我与旧的我并不会交互出现。 简单来说就是不断创造一个新的自我。(资料改自维基百科)

恩,好的我对不起广大的芥厨这样虐可爱的芥芥((土下座

感謝觀看,歡迎批評指教。

-墨冷 2016.02.06 22:35

评论(4)
热度(23)

© 墨冷◆請在微博/噗浪找 | Powered by LOFTER